“有风险我先上”


发布人: 信息发布中心   发布时间:2020-03-18 10:00

■本报 陈南辉 本报 向 科

早春的一天凌晨,南昌西动车所内灯火通明。风依然凛冽,一列列动车组还沉浸在睡梦中。

顶着寒风,几位“白衣人”走进动车所,登上列车。他们全副武装,身背沉重的电动喷雾器,走进一节车厢,稍作停顿、仔细观察,随即拧开喷头,药水瞬间“呲呲”地喷洒开来,车厢里立刻弥漫起刺鼻的消毒水味。

这几位神秘的“白衣人”中,走在最前面的便是共产党员、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南昌疾病预防控制所消杀科科长杨波。在当前这场战“疫”中,35岁的杨波时刻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,用实干与担当诠释着一名防疫“战士”的优秀品格。

“我是党员,我必须冲在前面1

手消毒、戴帽子、穿鞋套、戴手套、穿一次性防护服、戴口罩、戴护目镜……每次大概需要20分钟,杨波和助手戈方舟才能把自己武装得“密不透风”。

“来,帮忙抬一把。”杨波转过身,在戈方舟的帮助下,背起电动喷雾器,紧了紧背带,带头弯腰钻进了空无一人的动车组车厢,拧开喷头,开始了这趟车的终末消毒工作。

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旅客生命安全受到威胁,让铁路运输安全受到挑战。危难时刻,是考验铁路疾控人员的关键时刻。接到“战斗”命令后,南昌疾病预防控制所迅速进入战时状态,全员取消一切节假日,奔赴防疫作战第一线。

该疾控所成立终末消杀、疫情处置和隔离保障3个组,用这3把“利剑”与疫情作战:终末消杀组不分昼夜对南昌地区所有列车进行消毒,每天消毒车辆达1000多辆;疫情处置组负责接收各站段的疫情及疑似疫情信息,指导各站段依法合规处置,并将这些信息进行整理,统一上报;隔离保障组则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筹集防疫物资,及时分发给全局集团公司职工尤其是一线职工,为他们筑起一道抵挡病毒的“防火墙”。

“我是党员,我必须冲在前面1危难时刻,杨波率先向党组织递交了请战书。在他的带动下,该疾控所全员上阵,机关全体党员联合签名请战书,要求冲到消杀一线去。

好钢要用在刀刃上。根据杨波的表现和能力,党组织决定让他担任任务最重、风险最大的终末消杀组组长兼临时党支部书记。

终末消杀是一项集苦、累、脏、险于一身的工作。列车白天运行、夜晚入库,杨波经常需要带着大家进行消杀作业直到凌晨。作业时,列车停在客技站整备,车窗和空调一般处于关闭状态,药水喷雾在密闭的车厢里总会穿透口罩、充斥鼻腔,难闻又刺鼻。他们每天要千百次地爬上爬下、弯腰喷洒,这对人的体力也是个巨大考验。

与时间赛跑,与病毒搏斗。杨波带领的消杀科只有7个人,担负着南昌、九江、鹰潭、赣州四地所有旅客列车的消毒工作。面对疫情,该疾控所临时从其他科室抽调9名职工,组成了16人的旅客列车终末消杀组。仅春节假期,这个组就消毒旅客列车近3000辆次。

“排除病毒‘地雷’,我必须走前面1

1月26日,一趟列车发现了一名发热旅客,车上有可能存在传染源。按照常识,防疫人员感染风险更高,杨波的心里很清楚。

“我来!有风险我先上1关键时刻,杨波这样对同事们说。当天晚上,杨波又一次前往消杀工作现常因为身背20多公斤重的电动喷雾器和消毒液,他上车时腿几乎无法抬起,只能双膝跪在车门步梯上,一步步往上爬。

(下转3版)